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愛國左派陈光源的憤怒

上海憤青在港澳台揭竿而起

 
 
 

日志

 
 

“公民不服从”,你做得到吗?  

2005-06-08 15:1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民不服从”,你做得到吗?街上问一群人,十有八九答不上来。聪明的不愿意回答,自觉而巧妙地回避,沉默。中国人的最大特点就是聪明,不是自以为是的聪明,而是自以为不是的聪明。什么事都可以与己无关,小到平民,大到领导人。不是有这样的领导人吗?“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这就是聪明人,其聪明已经到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地步。但这样的聪明好吗?我只能说很糟糕,很沉痛,很失败。一个人的聪明可以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可以置别人的生死于不顾,那么我就怀疑他“还是人吗?”所以,我历来对聪明的人都是敬而远之的,这些聪明人包括政客、商人、流氓,多是些有身份的人,所谓有尊严的人,所谓上等人,所谓吃得开的人。聪明人是不计较身后名声的,也从来不在乎明天和未来的。只要有今天,权位高高在上,哪怕是明天被推倒到茅坑里,他也不愿意今天改过自新,重新做公民。所谓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不是机器,人区别于动物,人要活一口气,人是不能逃避现实的,也不能选择陶渊明的桃花源,所以人就只能面对现实,在适应现实的同时,还要做到公民不服从——活着就是争这口气,否则活人与死人有什么区别?我是不愿意做聪明的死人,而愿意做“公民不服从”的活人。活人就是堂堂正正做公民,有尊严

  的,有自由的,有希望的,有信仰的,也是有未来的。而做这样的人,只有敢于公开的

  ,正视矛盾和丑恶的,不回避现实和矛盾的,才是先进分子,才能使公民不服从行为更

  有力量,更有价值。

  我非常理解那些拼命为公民不服从而告状、鸣不平、不推卸的勇敢者,在他们之中,或许有的人受到了不公正的打击,或许有的人受到冤屈,或许有的人就是为了争口气,他们坚持这样做,就是为了公民不服从……所有侵犯别人的人,对别人采取暴力的人,奴役别人的人,你想过没有,一个公民不服从,是你的反对者;无数个公民不服从,就是你的更多的反对者。你面对这么多反对者,还感到自己是聪明人吗?自己还是强者吗?自己是在与时俱进吗?一切侵犯者都是纸老虎。即使是真老虎,它面对更多的“公民不服从”的武松,它还有抬头之日吗?还敢继续耀武扬威吗?有人说,有什么样的奴隶就是什么样的老爷。这话在今天是要变一下了,有浪潮般的公民不服从,就要冲破柏林墙,就要为权益而战,就要“打倒老爷”,赶走老虎,捍卫公民权。

  为什么说司法是实现公正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认为司法之所以称为司法,是因为他具有独立性,独立的特点就是以法独立办事,防止被外部力量干预。如果说公民可以不服从,司法独立就是“法律不服从”。管你是天王老子,法律就是法律,对外营业的就只有法律,而不是萝卜白菜,什么好卖就卖什么。可是,如果这司法一出生就先天不足,就是受别人监管的,那么法治势必会丧身“人治”的虎口。“人治”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比如黑的可以说成白的,歪的斜的都可以说成正的直的,假的丑的都可以说成是真的美的。这些的司法,比没有法还恶,还坏。如果你非常不幸,碰到这样的司法,你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最后你就别无退路,只有一条自己坚持的底线,就是“公民不服从”,一个人的“公民不服从”,直到无数人的“公民不服从”。

  “公民不服从”,就是不服从到底,“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面对邪恶势力,一点不要对邪恶势力心存一丝幻想和好感,也不要指望“老天会感动”。自己就是自己的“天王老子”,自己对自己的言行和独立负责。面对邪恶势力,只有与他对着干,只有你的喊声比他高,比他执着,你就可以赢得公民不服从的胜利。

  南非大主教图图说,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我相信,也希望人人都这样做,这样尊重人权。人如果不宽恕,就继续成为敌人,仇恨就不会结束。但公民不服从,同样是一种宽恕,我宽恕了侵犯者的罪恶、无耻和强权,但我决不当你的驯服工具——这就是公民不服从的优势,公民不服从所坚持的底线。怨天尤人,不是公民不服从的特点;迫于利益和压力,向侵犯者妥协并握手言和,更不是公民不服从的选择。公民不服从,可以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可以不放过一点一滴的压迫。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公民不服从。一个人,最高贵的就是做到公民不服从,只有公民不服从,人活得才有尊严——如果你不愿意做公民,那么我只能深深说声遗憾。如果一个人,愿意选择猪圈里的丰衣足食,选择在丰衣足食的同时扶摇直上,那么他是不配从事公民不服从运动的,也是不适合参加公民不服从行动的。公民,其先进之处就是可以做到说不,就是保持着公民不服从的立场。无论是对话,还是和解,若起点就是要求是被服从的,被奴役的,被收买的,那么,对话和和解是无从谈起的。对话和和解的前提就是公民不服从,只有不服从,才有平等,才有对话和和解。否则,这样的对话和和解是不可能实现的。

  公民不服从是践行民主的良方,又是建立公民社会的基础。如果一个国家,处处都是政府当家做主,处处都是人民的名义,但事实上却做不到公民不服从,那么这样的国家有什么民主可言,这样的社会又是怎样的公民社会?我想,在今后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公民应当人人这样践行民主,这样捍卫自己的权利,如果在“人治”下我们可以被奴役,但我们坚持公民不服从;如果在奴役下,我们经过种种艰苦的努力仍然面对失败,但我们还有公民不服从。只有真正践行公民不服从,就是推进民主,就是反对“人治”,就是捍卫法治,就是赢得未来;这样的公民不服从行动,就是世界上最有力的先进行动;所有参与者,就是世界上最值得骄傲的先进分子。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