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愛國左派陈光源的憤怒

上海憤青在港澳台揭竿而起

 
 
 

日志

 
 

警察也觉得无路可走的时候  

2005-06-01 10:02: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察也觉得无路可走的时候

  5月26日早晨,我去买《新京报》,一眼瞥见首页通栏大标题《佘祥林案一办案警察自杀》,惊异之余,脱口而出:“会不会做了替罪羊呀?”卖报的小伙子,一口浓浓的河南腔,接过话茬便说:“那还用说?肯定是。全地球人都知道!”

  我的疑惑只是一个人,对某一事件未加考虑的反应,一旦容我静下心来分析,在权威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不会断言潘余均这位参与办佘祥林冤案的警察就是个替罪羊。而卖报小伙言之凿凿说“全地球人都知道”,让我感觉一种种难言的悲哀,这一句话也许道出了真实的民意:普通老百姓对目前的执法环境和司法公平失望到何种程度。任何一件有影响的个案出现,老百姓都愿意以最大的限度去想象其中的不公平,其中的黑幕。几乎这是成了一般人的习惯思维——这太可怕了!如果多数普通人对社会起码的公平失去信心,即使每年有两位数的GDP增长速度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原以为张在玉“死而复生”,坐了11年牢的佘祥林平反昭雪,这个悲剧故事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接下来就是国家赔偿、追究相应人的责任。哪想到悲剧的延续超出了我的想象:一个办案警察在野外墓碑上大书“冤枉”后,自缢身亡。从传统的公案故事要具备的离奇曲折性来看,佘祥林案已远远超过《杨乃武和小白菜》,也超过了《苏三起解》,毕竟杨乃武的冤案昭雪后,只是摘掉了一批官员的红顶子,并没有人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此时,潘余均在普通人心中,印象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从一个极有可能参与刑讯逼供、造成冤案、执法违法的警察变成了一个弱者,一个值得同情的自杀者。潘余均的自杀让我们警醒的是,当一个可以凭借自己的权力向别人施暴的警察,也觉得无路可走,只能选择自杀时,那么还有多少人有安全感?公民的权利得不到真正的制度保障时,所谓的强者和弱者仅仅是相对的。今天你能毫无顾忌地伤害别人,明天也许被伤害者就是你自己。在没有制度保障下,除了具有最终裁判权、握有最高权力的人,那个强者中的最强者只担心别人造反外,不用担心别人能“合法伤害”他,其他所有人都不是真正安全的,包括国家主席,宪法也保护不了他。

  潘的自杀让我不由得想起另一个“杀妻案”中的被冤枉者,云南昆明的杜培武,杜和潘一样也是个警察,佘祥林曾经在派出所做过协警。这三个人用通俗的话来说,是警察的自己人,可是他们都没有能够避免被伤害。由此可见,没有制度对公民一视同仁的保护,某种身份不可能成为抵挡无妄之灾的盾牌。记得好多年前和一个朋友上火车,被车站警察大声呵斥,这位朋友想去理论,我劝他算了,并且以阿Q的心态安慰他:别看这警察现在牛得像爷爷那样威风,总会有他当孙子的时候。——几千年来,大约中国人在世上,总是自觉地观察自己所处的位置:我这回是爷爷还是孙子?社会大环境没能让人们自觉意识到我和别人都是平等的公民。

  在拙作《闲看水浒》中,我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几人是干净的,几人是安全》的,提到武松、雷横、朱仝那些当过都头的人,平时对升斗细民可以说威风八面,可比他们有权势的人,能“合法伤害”他们,最后走投无路,还好他们没有自杀而是上了梁山。

  佘祥林案的悲剧性,不仅仅体现在佘十余年的牢狱之灾,也不仅仅是一个办错案的执法人员顶不住压力自杀了,更强的悲剧性就是:连通晓法律、有执法经验的资深警察,也对公平失望。我想,潘余均的死,会在许多人包括那些同行的心中,激起难平的涟漪。

  转自《世纪沙龙》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