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愛國左派陈光源的憤怒

上海憤青在港澳台揭竿而起

 
 
 

日志

 
 

当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成为某些人的禁脔, 正义  

2005-06-01 12:0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理論組研究生

  蘇軍瑋

  近年来,每当2月28日前后,台湾社会往往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似乎意味着这段历史不再是一种禁忌,而是一个身为台湾人应该理解的历史事件。

  相距将近半世纪的西元2005年的今天(2/27),一场希望藉由「影像」中反思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的活动在台大法学院举办。会场内聚集了影像工作者、文史工作者、学者、学生以及来自四面八方关心这个议题的群众,大家共同观赏了一部名为「我们为什么不歌唱」的历史纪录片,以及参与了这场长达五个小时的座谈会。

  这部纪录片,透过对若干受难者及受难家属的采访、历史地点的重游(例如苗栗铜锣乡若干躲藏地点、马场町刑场、六张犁公墓),以及历史文件的找寻…等,呈现在大时代底下白色恐怖对这些人所加诸的历史包袱。从影片中访谈对象所运用的方言以及采访地点得知,当时受难者绝不仅止于「闽南人」,而是广泛包含「闽南」、「客家」、「外省」、「原住民」等四大族群。罹难或受迫害的原因更是包罗万象,例如:倡议共产主义、家族牵连和莫名其妙被捕……等。

  透过这部影集,着实让我们这些「草莓族」上了一堂扎实的历史课,也由于当时苗栗县铜锣乡是重点搜捕区域,影片上的老先生们操着一口标准的客家话,更是让同样身为客家人的我心中隐隐作痛,好像他们就是我的亲人,好像他们的故事就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似乎,我告诉我自己,我「应该」已经更好地理解那个时代的历史悲剧,我「应该」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去观看别人的记忆,我「以为」我懂了!

  记得,不少人曾经主张,应该要更好地理解那个时代的历史,更深层地去挖掘真相,找出加害者,如此一来被害者们才能基于人道主义的精神去宽恕这些加害者,经由这样的过程,正义获得彰显,伤痕得以弥平,江宜桦老师在会场上告诉我们,这叫做转型正义。简单来说,就是指「发掘历史真相」、「道歉」、「立碑」、「平反」、「补偿」……等过程。

  江老师以南北战争作例子。在美国,关于南北战争的研究的深度,经过一百多年后,已经从最高层的「决策者」逐渐扩及当时领兵打仗的「排长阶级」!但是,从南北战争的例子显见,「单纯地挖掘历史真相」并不能达到「弥平历史创伤」的目的。

  因此,江宜桦老师认为,我们是否能在「挖掘历史真相」之外,重新找寻一个「弥平历史伤痕」的方法?历史真相的发掘,究竟是否可以与弥平历史伤痕在某种程度上脱钩?或许,「弥平历史伤痕」除了「挖掘历史真相」之外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他希望能藉由某种程度的反思,更良善地达到抚平伤口的目的。如此一来,不同政治主张的人才能更快地,迈向包容他人观点的「大和解」道路。

  这样的说法随即引来在场某位女士(在此不便透漏,她是谁并不重要,我也无意指责于她,唯她是外国人种但中文应该算通)的严厉指责。这位女士激动地指出:「江先生,你根本就是『混淆视听』!怎么可以说历史不重要!真相不重要!这不重要什么才重要?」接着她更武断地说:「江先生你不用回答我的问题,不管你讲什么,反正都是继续混淆视听!所以你不用讲了!」

  她发言后,全场议论纷纷,也带给我很大的冲击。因为,我以为,我懂了!原来,我错了!

  当这位女士,几近指着鼻子叫骂般地指责江老师的时候,其实,她不知道,她误解了江老师的原意。江老师并非认为「真相」和「历史」不重要,只不过,是指出拼命「挖掘真相」究竟是不是「唯一」,假若不是,是否有其他化解历史伤痛的方法?

  但是,也许是语言障碍(这我有理由否定);也许是她没仔细聆听;也许是她理解力有问题;更也许是她根本是「选择性」的「收音」。

  这位女士在未能「不假批判地重建对方论述」的时候,就脸红脖子粗地咆哮于他人,根本就是一件极其受到争议的举动。更何况,她又挑明被指责的对象不必回应、不必解释,因为,「她不屑听」!

  在这个号称民主政治发达的「台湾」,不论朝野政党、学校教育、文化工作、学术研究纷纷投入大量资源,希望让更多年轻人,乃至于,更多不深刻了解这个历史事件的人,能更完善地、更感同身受地去理解二二八事件以及白色恐怖给这些受难者及及家属所带来的悲伤、恐惧及烙印。

  就是要教导我们,如何更深刻地,从理解他人的历史背景,进而理解这些人的某些思想观念。然而,这些致力于「挖掘真相」、致力于「推广悲情」的人们,这些希望「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他们」的人们,自己有没有做到他们要求别人做到的事呢?他们有试着用同理心去理解别人的想法吗?他们有试着平心静气地去理解别人所提出的不同意见吗?

  「当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成为某些人禁脔」的时候,不论对错,指着别人鼻子恣意咆哮,就是可能的!「当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成为某些人禁脔」的时候,没有「误解别人」的可能,往往只有「他人误解自己」!「当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成为某些人禁脔」的时候,不假思索地排斥一切不合自身逻辑的言论,并且阻断他人辩解的机会,也成为可能!

  如此一来,自身的感性无限上纲的结果,就是压制他人理性思辩的可能。而所谓的正义,充其量不过是那些人封闭视听下的「有限正义」!那个「正义」只是「她们的正义」,是外人所不能理解,也不必理解的正义!因为,「不管你们要说什么!通通都是『混淆视听』!不用再讲了!」

  当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成为这些人的禁脔时,正义和理性将是一种奢侈!

  此文轉自臺灣网站,國內朋友,你們對二二八歷史了解嗎?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