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愛國左派陈光源的憤怒

上海憤青在港澳台揭竿而起

 
 
 

日志

 
 

所谓“盛世”  

2005-05-27 22:1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封建专制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媾结猖獗的当下,“盛世”这个封建专制时代迷幻人的旧法宝仍然拿出来说。用以迷幻人,并粉饰自个。

  伴之于它的,是荧屏上形形色色用心良苦的“帝王戏”,以及“一生为奴”式的教育,并且从幼儿开始抓。

  乍然听到这一套宣传,还真要令人们以为猛不丁就进入“盛世”了呢。然而实际上一直以来都这么说,不管哪朝哪代,在官方的多数往自家衙门脸上贴金的说辞里,我们都是幸逢盛世,无会不是盛会,无典不为盛典,无时不是盛时,无事不是盛事。

  比如1988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宋步云笔下的画作《硕果庆盛世》就堂而皇之地挂在毛主席纪念堂展厅里——那时候已在“庆”了,岂只从今年“殃世”的春晚盛会始唱赞歌忘忧曲?

  看看历年的歌舞升平“盛会”,哪次不是“盛世大联欢”?

  这个掏自封建旧箱底的辞儿,它到底是谁的“忘忧丹”,是谁的“醉生梦死酒”?

  一般人的所谓盛世之说,实际上还是在用封建脑袋混今世。但若带有“官派”色彩的同般说辞,用心就透着可疑了。

  可疑之处在于我们的“国情”。其最大的特殊之处就是它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封建性。下者易于迷信,上者易于专制。封建专制主义就是我们最大的国情,它易于复活就是我们国情最大的特殊性。

  “盛世”之说,就是封建专制主义弄出来麻醉和迷惑民众的虚假产物。和曹操诱惑部属式的“望梅止渴”伎俩差不多,这又是一招“画饼充饥”的专制巫术。

  比如近年爱拿出来在官方媒体津津乐道的“康乾盛世”,溯其源除了自我标榜的封建朝廷“正史”,以及浪漫文艺家的超现实神话式梦遗,让我们再来往细里看看它“盛”在哪里。

  随便摘个例证比如,最近重翻上海教育出版社1982年版的徐兴业著《中国古代史话》,记下有关的这一段——

  封建历史家美化康熙、乾隆之治,把它描绘成为太平盛世,与西汉的文景、唐朝的贞观鼎足而三,这同样都是有意粉饰。只要看看清初一个思想家唐甄的著作,就可看到部分真相:

  “清兴五十余年矣(康熙中晚期)!四海之内,日益困穷,农空、工空、市空、仕空。谷贱而艰于食,布帛贱而艰于衣。舟转市集而货折赀,居官者去官而无以家(指捞不到油水的小官儿),是四空也。金钱所以通有无也,中产之家,尝旬日不睹一金,不见缗钱。无以通之,故农民冻馁,百货皆死。丰年如凶,良贾无算。行于都市,列肆焜耀,冠服华瞴;入其家室,朝则囱无烟,寒则猬体不申。吴中之民,多鬻男女于远方;男之美者为优(古代称演员为优伶),恶者为奴,女之美者为妾,恶者为婢,遍满海内矣!穷困如是,虽年谷屡登,而无生之乐。”

  ——原来这样的盛世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丰年如凶”、是“年谷屡登”而“无生之乐”!

  那么它“盛”在哪里呢?盛在某些人的口袋里,盛在有能力以权谋私且纳“女之美者为妾,恶者为婢”的少数人心目中,盛在文字狱——你敢写文章说它不是盛世?抓你。

  为保“盛世”之说的完美,对知识分子实行镇压的一手,主要表现在“文字狱”。这与金庸式通俗小说不同,小说把罪责按皇上的说帖推之于“奸臣鳌拜”,然而事实是,以“仁皇帝”为庙号、标榜礼贤下士的康熙镇压反清的知识分子手段毒辣,绝不姑息。

  清初,康熙亲自过问庄廷珑编印的《明史》案件,定案结果是庄氏家属十六岁以上及为该书作序、参校,甚至买书、卖书、刻印的人都一律处死。康熙晚年,又有戴名世《南山集》一案,处死、充军的达数百人。

  乾隆一朝,文字狱更盛。有的确是对清朝不满,意存讽刺,有的则因个人之欲不满,发点牢骚,或对皇帝有所要求。一个深受旧小说影响的读书人上书给乾隆要求钦赐与表妹结婚,竟也被列入文字狱而受刑。这件事在鲁迅的杂文中特别提到。有的文字狱根本不是反清,仅仅因为要讨好皇帝,拍马而不得其术,逢君之怒,就被判刑。因为专制统治者企图用镇压的方法来压服任何反权威思想,他们认为即使杀错了人,也同样可以显示威风,达到巩固政权的目的。

  不管哪朝哪代,专制统治者都是大同小异的手法,无非后人模仿前人,变化的是不同朝代的躯壳,流传下来的是专制不灭的魂灵。当然了,专制也不容易,要仿制得出前人先辈搞“盛世”的光景,不光口说言传,还得通过“切实学习”来加强执政能力。

  并非光靠“作风强硬”就混得过关,在加强统治、巩固政权的内政方面,爱好铁腕、喜玩手腕的后辈小子学的是康熙实行了怀柔和打击的两手,这也是镇压与怀柔或曰“亲民”相结合的清朝前期的内政风格。

  除了减免农税、兴修水利等搞政绩工程举措外,对反抗它的广大各族人民不光实行武装镇压,有时还实行离间政策,采取“以敌制敌”的手段,挑拨各个反对势力之间的矛盾,或是拉拢一部分过去的敌对者为己所用,拉拢的手段很多,收买是永远有效的利益诱惑。比如“博学鸿词”恩科加上甘辞厚币,或者配合以种种弦外之音的威吓,足以网罗学术界、文艺界的著名之士为它服务等。

  清朝前期交替地运用了怀柔和镇压的两手,达到巩固统治的目的,在一段时期中,确也刺激了社会经济文化呈现拉繁荣发达的现象。但是繁荣发达,只是相对而言。铁腕的“盛世”掩盖了更多深刻的社会矛盾与不公,繁华不能共享而是更置黎民于水深火热,当然没有真正的和谐。

  横向而看世界,早在李自成揭竿之年,英国国会向国王查理一世提交《权利请愿书》,要求非经国会同意,不得拘捕人民,查理一世被迫签字。清兵下江南跟郑成功的“北伐”对打不休的同时,英国国会捉拿独裁的查理一世判决死刑,宣布共和。康熙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时,英国发生不流血革命,国会通过《权利法案》,英国专制政治从是年起完全消灭。

  瓦特发明蒸汽机,美国脱离英国独立,法国大革命……十八世纪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欧洲开始跑步如飞,科学和意识形态同时都有巨大突破,把人类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作为未来更猛烈发展的基础。时值我们的“康乾盛世”时期,法国人孟德斯鸠出版“法律的精神”,创立司法、行政、立法三权分立学说,加上卢梭的天赋人权学说,这又是一个起步,而这正是中国政治思想中所缺乏的东西。及至法国爆发大革命,攻陷巴士底狱,释放政治犯,发表人权宣言,将卢梭、孟德斯鸠学说付诸实践,从此民主思想开始传播,不可遏止。而中国对这些巨变却全都茫然不知,更没有引起丝毫震动,只忙于埋头搞自己的“康乾盛世”,好景不长,乾隆晚年开始,黑暗阴云再次笼罩东方,吏治败坏民变纷肇,中国又一步步恢复不幸,等着它的,是鸦片战争以后的百年奇辱……

  “盛世好啊,谁人不说盛世好?”

  这是当时曹振镛家的心曲。

  与忙于技术和社会制度革命的欧洲人相映成趣的是,一个中国的封建官僚追求的最高目标是:活着的时候能做到宰相(清朝时大学士是名义上的宰相,军机大臣是实际上的宰相。),死后谥为“文正”。这个“文正”非同小可,清代被称为“X文正公”的,包括后来的曾国藩在内,前后不过七人。文正公而又身为大学士、军机大臣的更是屈指可数,曾国藩也仅仅是协办大学士(副职),而没有做到军机大臣。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元老的曹振镛却是三者俱全,生荣死哀。

  有人问他一生享尽荣华富贵的秘诀是什么?他得意洋洋地总结自己的经验是:“但多磕头,少说话耳!”徐兴业写道,处事圆滑,遇事模棱,在皇帝或上级面前当矮子、哑子,这原是封建官僚做官处事的不二法门,这种人在腐朽的政治环境中特别吃得开。

  曹振镛和他的老前辈大贪官和坤都是这种腐朽政治的产儿。不是出了这两个宝贝才导致清朝由“盛世”走向政治腐朽,而是在那腐朽的制度环境中必然会产生那种典型的腐朽官僚。其实,当时朝廷和地方上都有着不计其数的小和坤、小曹振镛,非象他们这样削尖脑袋向里钻就不足以在官场上生存。而他们倆特别突出,才显得其大名足以成为乾隆中期以后腐朽政治的同义语。

  清朝“盛世”用人民的膏血喂肥了一小撮大官僚、大地主、豪绅富商。除和坤等人之外,经常被举为例子的有怀柔郝氏,他们拥有“膏腴万顷”、“一日之餐,费至十余万(钱)”。江南泰兴官僚地主季沧苇家,庭院周匝数里,夏天晒晾皮毛,脱下的毛堆积地上,厚达三寸。

  当有人对此表示不满时,情形也同今时无异,往往被嘲笑为没有能力、在竞争中失败的“可怜虫”抑或另怀鬼胎唱衰我朝的“敌对势力”等等。那么,和坤得算是很有能力的成功人物了,依靠乾隆对他的宠信,植党营私、揽权纳贿、无恶不作。乾隆一死,和坤即被嘉庆抄没家产,责令自杀。和坤官做到二十年军机大臣,被抄出来的家产计有赤金五百八十余万两,元宝银九百四十万两,当铺七十五所,银号四十所,地产八千余亩,除无法估计的其他财物外,这位成功人士被抄没的财产共折银二亿二千多万两银子。当时有“和坤跌倒,嘉庆吃饱”的谣谚,可见他搜刮之多,盛世之盛了。

  有道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搜了和坤家,并没肥了老百姓,只是肥了皇家的大小金库而已。形形色色的封建专制从来都把国库当私囊,只因少了制度有效监督的透明化,不论表面换以何种名号叫嚷多么美妙的口号,只要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过来,这种制度就仍是专制制度,君主可以由个体变化为集团,本质还是一样。

  然而“盛世”式的画饼望梅,诱使清代的人们怀着盼头盼到了什么呢?盼得眼穿盼了几代终于盼到了“鸦片战争”、“甲午之战”、“八国联军”……

  今人又唱“盛世”老调,以为那时好,帝王都燃烧自己造福大地……殊不知正是康乾之世的唐甄对当时社会进行深刻观察之后,看到本质,痛恨地说:“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

  此之谓“盛世”的本质,“盛世”的真相。

萧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